风口聚焦 | 全部停产?汽车产业打响保供攻坚战

2022-04-16 11:34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7681)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刘晓

  对于车企来说,2022年将是十分艰难的一年。

  4月14日晚和15日晨,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华为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分别发文认为,上海供应链问题可能导致5月全国整车厂停产。

  风口财经发现,在此之前,已有特斯拉、上汽集团、蔚来汽车等多家车企相继宣布停产。

  疫情影响下,一场汽车产业链保供硬仗正在进行。

2月22日,工人在江淮汽车乘用车总装车间生产线上忙碌。新华社发

所有整车厂停工停产?

  4月14日晚间,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在微博称,“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不过,何小鹏同时也表示,好消息是部分部委和主管部门正在尽全力协调。

  余承东也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呼吁,如果上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无法复工复产,那么问题将会变得十分严重。甚至在5月之后,所有涉及上海供应链的科技和工业制造都将全面停产,汽车产业的影响尤甚。

  事实上,自3月份以来,已有多家车企相继宣布停产。以特斯拉为例,其位于上海临港自贸区的超级工厂此前因疫情管控已两度停产,包括3月16日至3月17日连续停产两天;而3月28日起,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再度停产,此后,原本仅停产4天的计划也被取消,这意味着,截至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已停产逾半个月。

  4月9日,蔚来汽车表示,因疫情原因,位于吉林、上海、江苏等多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陆续停产,受此影响蔚来暂停整车生产。据蔚来汽车方面表示,合肥生产基地从4月14日开始逐渐恢复生产,但后续的生产计划还有赖于供应链的恢复情况。

  4月13日晚间,长城旗下坦克品牌宣布,受疫情影响,坦克300车型共涉及8家供应商停工、停运,受此影响坦克300于4月14日起暂停生产。受此影响,坦克300用户的车辆面临推迟交付。

  此外,总部位于上海的上汽集团部分工厂也被迫停产。据证券日报报道,有上汽大众内部人员透露,在上海没有实施全域静态管理之前,上汽大众曾在安亭工厂内安排部分工人闭环生产。而后随着上海疫情形势愈发严峻,零部件供应波动,上汽大众上海工厂也进入停产状态。

  不过,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透露,现在主要问题在长三角、东北地区,华中、华北、东南地区目前影响不大,而且企业一般都有储备可以支撑一段时间。整体来说减产是肯定的,但是不至于全面停产。

行业普涨愈演愈烈

  风口财经统计发现,今年3月以来,包括比亚迪、小鹏、长城欧拉、上汽通用五菱等近20家车企纷纷官宣涨价。涨幅最高超过3万元,涉及车型近40款。进入4月份,因原材料价格上涨叠加新冠疫情冲击,蔚来、特斯拉、极狐汽车、奇瑞新能源及极氪汽车5家企业陆续上调旗下新能源汽车价格,涨幅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行业普涨现象愈演愈烈。

  4月7日,特斯拉美国官宣将部分Model3车型价格至少上调1000美元;4月6日,极狐汽车宣布自2022年5月1日起,对极狐品牌所有车型进行一定的价格调整;同日,奇瑞新能源宣布4月7日将对部分车型价格上调2900元至5000元;4月2日,极氪汽车官宣4月30日公布涨价方案,5月1日起生效。

  价格的调整似乎并没有影响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据4月11日,乘联会官微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达到45.5万辆,同比增长122.4%,环比增长43.6%。1月份到3月份,新能源乘用车批发119.0万辆,同比增长145.4%。3月份,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达到44.5万辆,同比增长137.6%,环比增长63.1%。

  中国已连续13年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年产销量已多年稳定在2500万辆以上。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表示:“从供给端来看,主要受疫情和地缘政治局势对新能源产业链上游原料影响较大;从需求端来看,消费需求并未出现萎缩。无论是第一季度累计的数量,还是3月份单月的数量,新能源汽车销售量均呈现大幅上涨态势。”

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

  在蔚来汽车宣布停产后,蔚来创始人李斌也在公司APP里针对停产进行了说明,他直言,彼时的蔚来受困于零部件供应,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受长春和河北疫情影响,蔚来零部件在3月中旬就有断供,靠库存勉强支持,如今又碰上上海和江苏等地疫情封锁,很多合作伙伴供不了货,只能暂停生产。

  与去年“缺芯”的形势有所不同, 此轮车企面临的是多家零部件供应商停产。

  4月10日,动力电池行业巨头宁德时代所在的宁德市蕉城区发布通告,将对所有对外通道实施交通管制,除点对点无接触装卸、闭环管理货车以及应急车辆外,其他一切车辆禁止通行。针对交通管制导致停产的传闻,宁德时代回应称,公司已严格采取网格化管理措施,确保宁德基地有序开展生产。目前没有停产。

  4月11日,汽车零部件巨头博世发布声明表示,为了遵守当地疫情防控措施,其在上海的一家生产家用热水系统的工厂以及吉林一家汽车零部件工厂已暂停生产。

全球零部件百强企业,几乎都在长三角地区设厂,包括博世、安波福、博格华纳、电装、采埃孚、延锋伟世通、飞思卡尔、得仪、宁德时代等,囊括了芯片、发动机、电子电气、动力驱动、底盘系统、动力电池、智能座舱、内饰外饰、座椅、仪表、轮胎、线束,以及各类塑胶、塑料、金属制品、玻璃基础原材料供应商。

  仅博世一家零部件企业停工减产,就会直接影响汽车产量。

4月10日,吉林省华奥汽车部件有限公司员工在生产车间内作业。新华社发

上海和吉林分别是上汽和一汽的总部所在地,也是我国汽车生产重地,汽车产量在全国占比合计超过20%,众多国内外知名企业均在此设有生产或研发基地。另一方面,汽车供应链涉及八大制造系统,数万个零部件,是产业供应链中链条最长、管理难度最高的产业链之一。汽车行业上下游间实行严格的产品认证制度,短期切换供应商难度颇大。

  疫情之下,上述两地整车和零部件厂商生产受限,不仅对其他省市下游厂商生产造成影响,还在冲击全国汽车供应链体系。

打响保供攻坚战

  据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24.1万辆和223.4万辆,同比下降9.1%和11.7%。中汽协方面表示,2022年,我国汽车行业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稳增长的任务十分艰巨。

  这个时候,信心是金。据报道,上汽集团计划在4月18日启动复工复产压力测试。

  从政策上来看,国家也在为汽车产业发展托底和蓄力,疫情影响下,一场汽车产业链保供硬仗正在进行。

  4月11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发展中心下发“关于‘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畅通协调平台’上线的通知”。《通知》称,为进一步保障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畅通,受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委托,我中心于2022年4月11日正式上线“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畅通协调平台”,帮助汽车产业链供应链企业及时反馈和解决实际困难问题。

2月22日,工人在江淮汽车乘用车总装车间生产线上忙碌。新华社发

  工信部近日派出上海前方工作组,推动重点工业企业稳定生产和复工复产、保障产业链供应链运转顺畅。根据设立的保运转重点企业“白名单”,集中资源优先保障集成电路、汽车制造、装备制造等重点行业666家重点企业复工复产。

  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根据各省(区、市)上报数据汇总统计,受疫情影响,截至4月14日24时,各省(区、市)高速公路共关闭收费站396个,占收费站总数的3.67%,比4月10日减少282个,下降了41.59%;共关停服务区140个,占服务区总数的2.12%,比4月10日减少224个,下降了61.54%。

  继前不久发布《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后,1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鼓励汽车、家电等大宗消费,各地不得新增汽车限购措施,已实施限购的逐步增加增量指标;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这些政策举措,不仅有利于促进汽车产业更好地创新发展,而且也有利于稳住宏观经济基本盘。


部分素材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各车企官网、证券日报等